热流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流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路林发现叶氏故居遗址和家祠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1:49:21 阅读: 来源:热流道厂家

作为上海滩的金融大亨,他虽不及虞洽卿有名,但实力并不在其下。坊间对于这位宁波帮著名人物的传言有很多,其中叶琢堂到底是哪里人,可谓是众说纷纭。有人说,是鄞州人,有说奉化的,还有一种说法是余姚人。

这个谜团,昨天又有了一种说法。鄞州业余文保员李本侹经过两年的研究,发现了叶琢堂应该是镇海路林人。他的依据是——在江北甬江街道路林村发现的至今保留完好的叶琢堂故居遗址和家祠。

叶琢堂是哪里人

这个悬念一直在争论

李本侹是名业余文保员,两年前,他在写文章时涉及到叶琢堂,查了一些资料,发现对于叶琢堂的籍贯,写成奉化人、余姚人、鄞县人都有,说法不一,遂开始对叶琢堂进行起研究来。

叶琢堂何许人也?

“关于他的资料并不多,《宁波帮大辞典》中有一段关于叶琢堂的记载,只有寥寥数百字。”

李本侹向记者大致描绘了叶琢堂的人生轨迹:“早年在上海为瑞和洋行买办和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经纪人。后与法国人创办万国储蓄会。因辛亥革命、二次革命时资助过陈其美、蒋介石等,1928年被派为中国银行官股董事,同年11月中央银行成立时,又任董事。1932年与宋汉章等在上海创办至中商业储蓄银行。1934年为中国建设银公司常务董事。1935年4月继孙衡甫任四明银行总经理,同时任中央银行、中国银行常务董事。1934年任中央信托局筹备主任……1940年因病赴美求治,不久在美去世。”

作为宁波帮其中一名代表人物,坊间对其传言有很多,其中以叶琢堂到底是哪里人,可谓是众说纷纭。

研究了两年,时至近日,李本侹在一篇文章中看到有一个镇海人,正是得到叶琢堂的资助才得以发迹,而在此文中,称叶琢堂是“同乡人”。李本侹说,因路林村是叶姓的聚集地,他才来到路林村寻访,想不到,却揭开了一段秘密,叶琢堂应该是镇海人。

叶琢堂在村里唯一的故居

三四年前被一把火烧了

昨天,记者来到了路林村。

“村里人只要上了年纪,都知道叶琢堂家的位置。”82岁的叶德良,是叶琢堂的族人,提起这个当年响彻上海滩的人物,老人一脸自豪,“叶琢堂在上海发迹后,他的弟弟叶玉华就经常拿哥哥的钱接济村里的穷人。”

民国时期,往返于宁波、上海两地的航船经过路林时,都要鸣笛三声。为什么呢?因为叶琢堂是轮船公司的大股东,鸣笛是为了表示对他的尊敬。

但可惜的是,叶琢堂在村子里唯一的故居,三四年前被一把火烧了。

“可惜啊。”叶德良叹了口气,他说,路林村的几户有钱人家,都是贩卖鸦片起家的,而叶琢堂的父亲就在其中一户做账房先生,后来,叶琢堂在上海发家后,就在村里建起了这处故居,称为新房,当时新房为前后二进传统民居式建筑,两侧还有厢房,石库门大门朝南而开,门前还有一处小花园,非常气派。

那个故居造好后,叶琢堂很少回故乡,后来房子就留给了叶琢堂的母亲和弟弟住着,具体建造时间也记不清了。

在记忆中,那个故居很阔气,占地有近两千平方米,前后两进房,还有厢房。最大的特色,就是花园很大。而如今,那个故居的遗址,只能从墙基的大块条石,斑驳的青苔嗅出昔日的痕迹。

新发现的祠堂和老庙

或证明叶琢堂就是路林人

虽然故居被烧了,但路林村最近还发现了两个遗迹。

一处是叶琢堂的祠堂,保存仍十分完好。这里的梁架结构保存完整,令人惊喜的是,房内竟然还保留着两扇木门,“从其雕刻来看,这应该就是祠堂原来的门。”

祠堂位于村子的东侧,有三个开间,除了瓦片局部有更换外,建筑本体基本保存的非常完整,牛腿雕刻精美,山墙的局部还有彩绘。走进祠堂,在昏暗的灯光下,祠堂的梁架结构油漆依然光彩奕奕,李告诉记者,这属于民国时期建筑风格。

关于这个祠堂还有一个故事,李本侹告诉记者,叶琢堂其父因为是叶家的账房,叶氏认为他低人一等,不同意他进入大祠堂。后来,叶琢堂有钱后,于是新造了这处祠堂,称为“浩房堂前”(浩是音译)。这里是叶琢堂及其它叶姓人的祠堂。

李本侹补充说,这种现象在其它地方也有,如慈城的全恩堂,就是因为周信芳父亲与戏子结婚后,周氏认为戏子是十分低微的,于是被赶出祠堂,待到周信芳有钱后,就自已建了一个祠堂,至今还保存着。

此外,还在这里发现了西鹭林庙,这是叶琢堂的家庙。

西鹭林庙原为叶氏等几个大户所管理,到叶琢堂发迹后,叶氏已经中落,叶琢堂为记叶氏不让他们进叶氏大祠堂一仇,当年在家乡建起了自已的祠堂的同时,还接管了西鹭林庙,以此做为家庙,以庙宇之气压过叶氏大宗祠。叶琢堂母亲十分信佛,不仅在叶氏故居内专设有佛堂,还常去西鹭林庙。

李本侹告诉记者,这两处遗址,故居遗址和家祠的发现,多年来的叶琢堂是哪里人这个悬念终于有了眉目。

西鹭林庙曾为新四军基地

恰恰正是叶琢堂的家庙

对于遗留的两处遗迹,有一处对于读者来说,或许并不陌生。

江北甬江街道路林村有块有点特殊的拆迁地。钢筋水泥的世界里,中心地块却留下了一座孤零零的老庙。最终经证实,这座老庙,就是明朝遗留下来的西鹭林庙,去年在宁波市文保所的直接指导下进行整修,而最近他们又发现,这里曾是新四军基地(本报4月4日N4版报道)。而这恰巧正是金融大亨叶琢堂的家庙。

目前,宁波市文保所已为西鹭林庙出具了《关于江北甬江街道辖区原西鹭林庙建筑的保护意见与建议》。市文保的工作人员认为,这座明朝遗留的古庙,属于区域性传统历史建筑,对研究浙东地区建筑工艺具有一定的实物参考价值,建议在工程学院的总体发展规划中,可对老庙进行妥善修缮与保护。

而祠堂,目前村民们也准备派专人进行保护。

防水夜光粉

玩具模型制作批发

噪音隔音屏图片

波纹挡边胶带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