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流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流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辜胜阻民资民企要破门而入

发布时间:2020-02-03 06:17:36 阅读: 来源:热流道厂家

打破民资准入的“玻璃门”,清除民企市场准入的“弹簧门”

2011年,温州民企“债务危机”、中小企业“用工荒”、融资难等问题引发的实体经济 “产业空心化之忧”甚嚣尘上。全国人大代表、民建中央副主席、著名经济学家辜胜阻一再提醒,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生存困境已经成为导致中国产业“空心化”潜在风险的重要原因。

《中国经济周刊》:当前,中国的中小企业生存状况如何?面临哪些困境?

辜胜阻:最近几年,我们对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1000多户实体型中小企业进行了调研。调研发现,2011年是近年来中小企业发展最为纠结的一年,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困境。首先,中小企业已经步入全方位的“高成本的时代”。利率、汇率、税率、费率“四率”,薪金、租金、土地出让金“三金”,原材料进价和资源环境代价“两价”这九种因素叠加推动企业成本直线上升,中小企业尤其小微企业不堪重负,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第二,小企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融资困难”。大量中小企业难以从正规金融部门获得资金,企业资金成本压力不堪重负。第三,中小企业面临十分严峻的“用工荒”。大量中小企业出现“招工难”、“用工贵”、“留工难”,不仅招不到人,而且留不住人,人工成本大大攀升。

《中国经济周刊》:您一直在提醒要预防产业实体经济“产业空心化”的趋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忧虑?

辜胜阻:近几年来,由实体经济贫血造成的“产业空心化”越来越明显,并逐步成为影响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大潜在风险。具体表现为:一是在当前复杂多变的经济环境中,受国内外因素的综合影响,相当一部分中小企业面临严重的融资难、用工荒和高成本的生存困境,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二是实体经济与非实体经济之间投资回报反差巨大,做实业不如做投机和投资赚钱多、赚钱快,比较利益诱导大量做实体经济的企业将从实业平台取得的资本投向非实体经济领域。三是垄断行业投资无门,竞争性行业过度竞争导致大量民间资本游离实体经济,变成炒资产的“游资”和“热钱”。据社科院《社会蓝皮书(2012年)》称,在温州1100亿元民间借贷资金中,用于一般生产经营的仅占35%,用于投机和高利贷的资金占比高达60%。四是随着企业精英移民或外迁,大量实体经济的发展要素流失。五是企业家实业精神衰退,呈现出“赚快钱”的浮躁、急躁心态。

《中国经济周刊》:您认为造成“产业空心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辜胜阻: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具体表现在以下方面:多种因素叠加使成本攀升,实体企业面临“成本太高、利润太薄”的压力,与非实体经济之间投资回报反差巨大,做实业不如做投机和投资赚钱多、赚钱快,比较利益诱导要素流向非实体经济;过度垄断使民间资本投资无门,实体企业发展空间严重受限,大量民间资本变成游资热钱;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市场需求萎缩,订单大幅减少,实体中小企业产能过剩严重;生产资源的非有效配置导致上下游企业收益分配的“两极分化”,大量中小企业资金链不堪重负,遭遇市场淘汰危机;企业创新需要高投入、具有高风险,中小企业创新转型资源不足,能力不够,举步维艰。我在调研中发现,宁波民企经营状况相比温州民企更好一些,能够坚守实业,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宁波民企的产业层次更高一些。温州传统行业的中小企业能力有限,难以转型升级,更易陷入经营困境。

《中国经济周刊》:您认为应该如何巩固实体经济基础,防范“产业空心化”潜在风险?

辜胜阻:巩固实体经济基础是2012年“稳增长”的关键。当前要高度重视如何巩固实体经济的坚实基础,营造实业致富的市场环境。要在拓宽中小企业融资渠道的同时,更加重视民间资本的投资渠道的拓展,特别要加快垄断行业改革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战略性新兴产业,拓宽实体企业的发展空间;要努力减少投机暴利,限制投机暴富,挤压“炒”经济的空间,高度重视上游产业过度垄断和下游产业过度竞争造成的“两极分化”;要推动政府和企业联手应对高成本,防止多种因素叠加,过快推高成本致使大量企业“硬着陆”,积极财政政策要以减税为中心,增加实体企业的利润空间;要改革金融体制,放宽民间资本设立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实现实体经济与金融体系的良性互动,让金融回归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位。

《中国经济周刊》:随着民营企业的生存越来越艰难,破除垄断的呼声已经越来越强烈。如何加快垄断行业改革,降低市场准入门槛?

辜胜阻:首先,要优化市场准入的审批机制,规范民间投资审批程序,打破民资准入的“玻璃门”障碍。要推行民间资本市场准入的审管分离制,减少前置审批事项,简化、规范审批程序,公开审批内容,优化审批机制,取消不合理的各项附加条件或限制性要求。其次,要加快国企非主业资产的剥离重组,通过引入竞争机制、资本多元化改造、可竞争性环节分离,加快行业的开放。要探索培育省级控股国企,由民资对省级国企参股或联营。第三,要加快监管体制改革,探索“宽进严管”机制。改组现有垄断行业监管机构,规范行业监管的权力、责任和程序,促进行业监管的独立性、法制化和公开化。

《中国经济周刊》:民营中小企业进入垄断行业后,仍然处于竞争弱势地位,您认为应该如何防范“挤出”效应?

辜胜阻:我们知道,一些垄断行业投资较大,回报周期长,民间投资往往难以享受与国企同等的政策性补贴、税收减免和政府注资等优惠政策,很难与强势国企同等竞争。在未来,要想改变这一现状需要建立民企进入的援助机制,在投资待遇同等化基础上加强政策扶持,清除民企市场准入的“弹簧门”障碍。首先,要推进民营企业与其他所有制企业在土地、财税、融资、环保、招投标方面的待遇公平化。其次,建立民营企业进入垄断行业的常规援助制度,制定针对不同行业的援助标准及援助方式。建立公平、规范、透明的市场准入标准,在满足最低门槛或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民营企业投资项目。再次,要避免国企利用政策和资源优势强势扩张而对民企的“挤出”,通过存量调整和环节拆分为民企腾出发展空间。

李小冉的胸

美女阴道图福利

黑丝性感美女诱惑